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sugukuru.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日本有码专区免费观看

      王翔顺 13812万字 13090人读过 连载

      《我在师门当饲养员》最新章节 第56章 第56章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更新中,请您稍后,内容手打更新后,重新刷新本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最新章节: 第521章 粉红美人

      更新时间: 2022-05-21 07:46:22

      日本有码专区免费观看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挨打的份儿
      第567章 一二〇 竹坡随园
      第566章 强悍至斯
      第565章 江宁现状
      第564章 千丝万缕
      第563章 南明神火
      第562章 血帝浮屠
      第561章 遇到姓林的躲着走
      第560章 陛下不好了
      日本有码专区免费观看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不负宗门不负卿
      第2章 恶念萌生
      第3章 天蓬被贬
      第4章 附庸之言
      第5章 阴阳图鉴
      第6章 还好你不姓乌
      第7章 终于出手了吗
      第8章 第二百零七章 一念通
      第9章 所有巧合都是注定好的
      第10章 闲话
      第11章 闯入者
      第12章 挪移空间
      第13章 老板统统给我包起来
      第14章 身化剑气
      第15章 这是怎么回事儿
      第16章 一百个洞天
      第17章 七海会求援
      第18章 文曲也喝汤了(加更二十二)
      第19章 抵达宣明府
      第20章 剑谱最终页无爱即是神
      点击查看 中间隐藏的 77216 章节
      第549章 鳄鱼帮
      第550章 道文出世有变化
      第551章 窥听异化
      第552章 一个不行要来两个
      第553章 生死跟随万世无悔
      第554章 压龙山生死大劫地
      第555章 活不过三年
      第556章 造化出世
      第557章 龙虎剑(207)
      第558章 师父的脚,阿轩的宝
      第559章 杀狱多寡淡愤世亦有因
      第560章 小梅这人能处是个讲究人(两章合一)
      第561章 宿敌间的对决朱厚照技高一筹榜单刷新
      第562章 惊骇的女娲关于任天的来历。
      第563章 右护法收徒
      第564章 战至无力
      第565章 师娘·孔雀
      第566章 程咬金与徐茂公
      第567章 卫央长策坑鞑靼赚得勇士善歌舞
      第568章 功德灵宝
      军事历史相关阅读 More+

      免费无遮挡毛片中文字幕视频

      童杰绿

      她下意识的回头,潜意识中,每次她来图书馆,蓝小布都会坐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她。还有她每次外出,不经意间回头,总是可以看见蓝小布。苏岑用力的摇了摇头,她知道这些都是不存在的,蓝小布是不是喜欢她她不清楚,但她肯定蓝小布从未如此关注过她苏岑啊。

      在她的印象中,蓝小布也极少来图书馆,他太聪明了,很多东西一说就会。所以每到考试别人都要复习的时候,他的课本依然是全新的,甚至都没有翻开过几次。至于复习,那根本不存在。怪就怪在每次考试,他依然是班级的第一,那第一名的奖学金就是为他定制的。

      可是她越不去想,蓝小布的影子就越清晰。她看见了自己主动找到了蓝小布,主动嫁给了蓝小布……

      苏岑使劲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为什么啊。她对蓝小布根本就没有爱,只是一个寻常同学而已,就算是蓝小布在医之道上发表了论文,她也不可能爱上蓝小布的,更不要说主动去寻找蓝小布嫁给他了。这种想法太过奇怪和无法理解,她苏岑可不是胡思乱想的人。

      苏岑趴在了桌子上,她觉得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昏暗的屋子里,苏岑似乎听见了门咯吱的响了一下。这老旧的木门,告诉苏岑,是蓝小布回来了。

      苏岑努力的睁开眼睛,她看见了疲惫的蓝小布走进屋子,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她的身边,然后抓住了她的手腕,似乎在感知她的脉搏。

      “小布,你回来了。”苏岑觉得自己每一个字都有些艰难。

      “嗯,岑岑。今天我做了十台手术,其中有一个来历不小的官员,看样子这个月底奖金不会太低。等等,我给你带了药回来……”<p>蓝小布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热水壶边倒了一杯热水。然后端着热水走到床边坐下,又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盒子,小心的从其中取出一枚淡金色的药片送到了苏岑的嘴边,“岑岑,来先将药吃了。”

      苏岑没有去吃药,她伸出干瘦的手抓住蓝小布的手,“小布,这药太贵了,我的病根本就治不好,我们放弃吧……”

      “不,岑岑,我一定可以治好你的,你再坚持一段时间,我最近跟随一个医学非常厉害的前辈学习中医,对你的病已经有了一些认知。相信我,终究有一天我可以治疗你这种病……”苏岑伸出手想要抚摸蓝小布的头发,只是她手上无力,根本就伸不上去。蓝小布往下蹲了一些,苏岑的手终于够上了蓝小布的头发。<p>“你的头发都白了,你才四十不到,却已经老了……”苏岑的声音越来越飘渺,“小布,记得如果有来世,不要再娶我了。和我一样自私一些,去找一个爱你的人……对不起,小布,我呼吸的好累……”

      “不,如果有来世,我更要娶你。”蓝小布握住了苏岑的手,语气中不容半点质疑。

      “为什么?我……”苏岑没有说出来,她知道蓝小布明白她的意思,从结婚到现在,哪怕是她卧病在床了,可她也从未爱上过蓝小布。她觉得对不起蓝小布,可有一种爱不是想给就能给的。

      蓝小布眼里全是柔和,“岑岑,我担心你会没有人照顾。我担心你会睡不好,我更担心你晚上一个人偷偷哭的时候,没有人给你擦一擦脸。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没有和你说一声谢谢。谢谢你可以嫁给我,嫁给我这样一个平凡的人。我只恨我无法治好你的病,不能让你过的开心快乐一些。”

      “小布……”苏岑忍不住泪流满面,她闭上了眼睛,内心深处已经下定决心,绝不要再拖累蓝小布了,拖累她的丈夫。

      苏岑不知道自己怎么爬起来的,她冲出了防护墙……

      防护墙是防护什么的?苏岑觉得头有些疼。

      但她很快就听到了蓝小布的吼叫,“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不挡住她?”她知道蓝小布在愤怒守在防护墙出口处的士兵,如果士兵能挡一下,她也不能冲出防护墙。可她心里更清楚,士兵不可能挡她的。如她这种累赘,死了更好吧,至少防护墙里面不需要给出她的生存资源。“呵呵,我们为什么要挡住她?”一名兵士冷冷的说道。

      “放我出去。”蓝小布冷静下来,语气带着一种极度的平静。

      “对不起,蓝医生,你不能出去。”守护士兵语气有些冷。

      苏岑可以出去,因为苏岑这种人留在防护墙内只是浪费资源。而蓝小布不能出去,蓝小布是一个医生,还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医生。在这种污染时代,一个医生有多重要,只要是人都知道。

      苏岑听到蓝小布的话惊惧不已,“小布,你千万不要出来,千万……”

      蓝小布任凭泪水流下,抓住出口处的栏杆,用几乎绝望的眼神看着防护墙外面的苏岑,“岑岑,你觉得你不在了,我一个人还能活下去吗?没有了你,我再也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了。”

      “小布,对不起,我要先走了……”苏岑忽然有些后悔自作主张冲出了防护墙,蓝小布眼里的绝望让她灵魂都在颤抖。这一刻,她心里多了一种悸动,难道这就是爱吗?

      她为什么一直觉得自己没有爱上蓝小布?那是因为她无路可走才赌气嫁给蓝小布的吗?也许当初嫁给蓝小布的时候,她还没有爱上蓝小布。可现在,她要失去蓝小布了,灵魂却在疼痛,她又担心蓝小布会冲出来。

      “小布……”苏岑想要再说些什么,只是她的眼皮沉重起来,她的手慢慢的落了下去,意识似乎陷入了永久的黑暗。她隐约之间只有后悔,后悔临死之前没有将自己内心深处的话说给蓝小布听,她说对不起不是因为没有爱上他,而是因为她不能留下来陪着他。

      相濡以沫二十年,那早已不是习惯,是爱。

      ……“苏岑,苏岑……”剧烈的摇晃,让苏岑睁开了眼睛。

      她抬起头看见了熟悉的面孔,下意识的说道,“美薰,怎么了?”

      “苏岑,你怎么睡觉还哭了……”张美薰呆滞的看着苏岑满脸的泪水,有些茫然的说了一句。

      “啊……”苏岑清醒过来,这里是图书馆,刚才只是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梦中的景象罢了,苏岑赶紧拿出手帕擦了擦脸。

      张美薰也醒悟过来,“苏岑,你可真是的,做梦也做的这么实在。”

      “美薰,蓝小布被抓到了吗?”苏岑忽地很想见一见蓝小布,为什么最近梦里全部是他?<p>张美薰没有在意,蓝小布是她们的同学,苏岑问起也正常。

      “没有抓到,真是看不出来啊,蓝小布居然还有如此凶狠的一面。他平常可是很腼腆老实的,年龄又最小……”张美薰叹了口气说道。

      “也许有特别的原因呢。”苏岑下意识的为蓝小布辩解了一句。<p>张美薰摇了摇头,“无论是任何原因,都不应该做出这种狠辣的事情来啊。”

      苏岑沉默下来,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p>张美薰说道,“对了,刚才是寂宁学长请我们吃饭,我特意来叫你的。就在天海酒楼,我们一起过去吧。”

      寂宁学长喜欢苏岑,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而且苏岑对寂宁学长也有好感,这次她来邀请苏岑,也算是帮一下寂宁学长。

      苏岑勉强笑了笑,“我就不去了,我有些事情,恐怕要离开海阳一趟。”

      这一刻,苏岑想要去壶州,她要去昆壶医院打听一下。不见一见蓝小布,她心里有些不安。

      自从上次见了蓝小布后,那么多的梦境和潜意识中的场景,难道仅仅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她和蓝小布平常接触根本就不多,又如何能臆想出这些场景?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求yi)

      国产老肥老熟女作爱视频

      白山贵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更新中,请您稍后,内容手打更新后,重新刷新本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在线观看午夜看片免费

      黄家弘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更新中,请您稍后,内容手打更新后,重新刷新本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高清免费av在线播放不卡

      陈凯正

      波多野结衣紧身短裙丝袜

      张珮莲

      【360岁:阐教弟子在你身上多次受挫的事,不知为何传到了三界各方,令阐教颜面大损。

      白鹤童子咽不下这口气,在白翎儿的建议下,他以保住阐教颜面为由,请来与你有旧怨的清虚道德真君和道行天尊。<p>他们潜入蟠桃园,出手偷袭你,但突然整个蟠桃园都炸开了……】

      “嘿嘿,好!”孙悟空喜笑颜开。<p>这是他三年来,第一次模拟出这样的经历。

      而欢喜之处在于,这样的变化,正是他一手安排的。

      另外还有一件事,他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

      是谁在暗中宣扬阐教在他身上受挫的事?

      三年前,白鹤童子过来问罪的时候,模拟器就有模拟到这一段,但当时他并未在意。

      而后来的多次模拟,都提到了这个“不知为何”。

      显然,要么是模拟器在与他打暗语,要么是这里面又暗藏什么玄机,他并未探寻到关键的线索。

      “有意宣扬,这是在算计阐教,还是在算计俺老孙?”孙悟空心中再次浮现出这个问题。<p>想了想,却依旧没有什么确定的猜测。

      继续模拟下去。

      【360岁:蟠桃园被毁,三位阐教门人更加下定决心要取你性命,好将这天大的祸事落到你头上。

      关键时刻,王母娘娘和黎山老母赶到,出手擒住了三位阐教门人……】

      “嗯……”孙悟空平静的抓了抓脸,心中也无甚惊讶。<p>前不久,他刚刚与敖云一起去拜访了王母娘娘。

      能在关键时刻出手帮他,看来确实如敖云所言,这位大神通者对他颇为赞赏。

      另外,这个黎山老母他也不陌生。

      在既定的未来中,取经路上,黎山老母会联手观音、文殊、普贤三大士,试探他们几个取经人。

      现在这個时候就出现了,会不会给他的人生带来什么变化?

      【360岁:蟠桃园被毁,不知要多少年才能恢复,少了这个能够躲避三灾利害的灵物,将会有很多长生者因此身死道消。

      三界各方联名奏请玉帝,要求严惩你这个蟠桃园总管。

      金灵圣母为首的截教门人,则是要求严惩三位阐教门人。

      王母娘娘和黎山老母出来作证,指出谁才是毁掉蟠桃园的罪魁祸首。

      虽然南极仙翁借圣人之名,要将阐教门人带回昆仑面壁思过,但蟠桃园被毁的罪过实在太大。

      最后,玉帝将白鹤童子、清虚道德真君、道行天尊打入了轮回。

      而你这个蟠桃园总管也有失察之罪,无法置身事外。

      如来佛祖提议将你镇压,以示惩戒。

      你被压到了五行山下……】

      “嘿!还有哪里没考虑到?”孙悟空结束了模拟,一阵抓耳挠腮。

      从这次模拟来看,他做的这些安排都没什么问题。<p>用模拟器奖励的阵法毁掉蟠桃园,嫁祸给三位阐教门人。

      同时请王母娘娘做个见证,好脱去他的罪名。<p>但最后毁去所有蟠桃的事,依旧是祸不是福。即便白鹤童子、清虚道德真君、道行天尊都被打入了轮回。

      “罪过太大……”孙悟空抓住了这个关键,同时模拟器这次的评价,也在他脑海中响起。【即便事无完美,你也有机会去做得更好。

      好强没有错,但有时候你需要将自己放到弱势的一方,甚至成为一名受害者。

      鉴于本次模拟的消耗,你可以从以下奖励中选择两个:

      王母娘娘的女仙守则(珍藏版)<p>怎样成为一名受害者(特别版)

      法力修为(上品大罗)

      棍道法则感悟(三重)】

      “哦……原来如此!”孙悟空轻轻点头,心中有了些许明悟,然后选择奖励。

      【伱选择了怎样成为一名受害者(特别版)、法力修为(上品大罗),奖励发放中……】

      随即,便有一段与众不同的人生感悟,出现在他脑海中。

      “有意思,有意思。”孙悟空灵动的眼眸眨了眨,他从未想过还能这般行事。

      来不及多想,下一刻又有磅礴浩荡的法力,从虚无涌入到他身体内,和他体内的法力融汇到一起,变得更加汹涌。

      这三年多的时间,他已经将蟠桃园上上下下的蟠桃、树枝、树叶等等,几乎全部的灵物都提取了一遍,所获灵元无数。

      再经过一次次的模拟,他的修为有了明显的提升。

      谷毺

      此前他是用了十年,才从下品大罗提升到中品大罗。

      而在蟠桃园的这段时间,有了充足的灵元之后,他模拟的次数更多,实力提升的也更快。

      棍道法则和箭道法则虽然还没有突破,但法力修为和心力修为却都达到了上品大罗境界。

      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上品大罗到准圣之间的修炼难度,也开始显现出来。

      自从修为提升之后,他又进行了不少次模拟,最后奖励的法力修为、心力修为也不少,但他本身的修为变化,却没那么明显。正如他师尊菩提祖师所言,上品大罗和准圣之间有一条巨大的鸿沟。

      便是在远古洪荒时代,真正能越过这条鸿沟的,也寥寥无几。

      而三界时代,诸如迦叶、魔罗这些新晋准圣,除了是自身天资高之外,更多的还是因为走了捷径,取巧罢了。

      “果然,变化不大。”孙悟空收起诸多心思,又仔细体悟了一番修为变化。“就是不知,这剩下的灵元,能不能让我的修为达到准圣?”在蟠桃园提取的灵元,当然不是一次就能消耗完的,现在还剩下大半。

      “海正说,根基若磐石,方能行得更远。”<p>“老孙的修为提升已经很快了,若是再快,怕是会根基不稳,”

      孙悟空轻轻摇头,他确实能在短时间内,将所有灵元都消耗一空,但那样做,恐怕他最后的下场连紧那罗都不如。<p>旋即不再多想。

      接下来他将蟠桃园的土地和众仙吏、力士,又打发离开。

      这些小神小仙并未怀疑什么,因为他们早已习惯。

      三年多来,他们有大半时间都是在蟠桃园外呆着。

      “算算时间,阐教的人应该也快到了。”孙悟空灵动的眼眸中金芒流转,又在园中环视一圈,才轻轻点头,笑道:“嘿嘿,变!”

      他的身影凭空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远处的一株蟠桃树上,多了一个正在休憩的齐天大圣。<p>这是用心力施展的变化神通,便是一般的准圣也难以看穿。<p>很快,蟠桃园就变得静悄悄的,只剩下了一阵阵风儿卷来卷去。

      三千六百株蟠桃树,看上去依旧枝繁叶茂,挂满了蟠桃。<p>不知过了多久,有三道身影大摇大摆的越过南天门,直奔瑶池而来。<p>“清虚师叔,蟠桃园内不好动手。”白鹤童子传音道,“一会儿师叔用混元幡直接裹住那妖猴,将他移到天庭外面。最好是南天门,到时再当着众仙的面,将其打杀!”

      清虚道德真君一身蓝色道袍,看起来颇有风度,但他眼中却有寒芒,冷笑道:“放心,他逃不掉。”混元幡是他们阐教圣人亲手炼制的法宝,其内有混元之气,困住一个大罗金仙,自是轻而易举。

      且此幡又有缩地成寸之术,现在正好能派上用场。

      因为确实如白鹤童子所言,蟠桃园内不好动手,毕竟这是瑶池王母的地界。

      阐教门人提前摘桃,不算什么大事,瑶池王母不会管。

      但如果有人要破坏蟠桃园,恐怕这位大神通者不会坐视不理。所以,将孙悟空移到外面去打杀,才是万无一失。

      “还是要小心些才是。”道行天尊手拿拂尘,眉头一直紧皱着,“据我韦护徒儿所言,孙悟空的棍法、箭法不凡,颇有门道,不能给他出手的机会。”

      “道行师叔所言极是。”白鹤童子笑道:“不过合我们三人之力,两位师叔又是圣人亲传,有诸多灵宝在身,还能降服不了一个妖猴?”

      “也是。”道行天尊点点头,“既如此,且取他性命。”

      三人言谈间,很快就靠近了蟠桃园。

      看见守在园外的土地和众仙吏、力士之后,他们便隐藏了身形,直接进入园中。

      以他们的实力,自然一眼就看到了正躺在树上歇息的齐天大圣。

      “这妖猴过得倒是惬意!”道行天尊冷哼一声,他徒儿韦护被打废了修为,不知要多少年才能恢复,而凶手却在逍遥自在,怎能忍!

      “如此正好,且待我收了他。”清虚道德真君冷笑,当年万仙大会,这厮先欺辱他徒儿白云童子,又在大会上当众落他颜面,同样罪不可恕!“妖猴,受死吧!”白鹤童子则是眼中带着凶残,他活这么久,就受过两次屈辱,都是与这孙悟空有关。

      说着,清虚道德真君取出一柄紫色的幡伞,上面有一道道混元之气流转,只是看一眼,便觉得神异非凡。

      “收!”

      混元幡瞬间展开,混元之气流转,在蟠桃园上空放出霞光万道,直接罩住了躺在树上的孙悟空。

      可就在这时……轰轰轰!

      天摇地动,伴着一阵恐怖至极的气息,有汹涌澎湃的天地灵气从蟠桃园地下喷涌而出,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威力。

      大地在开裂、在坍塌,一株株蟠桃树也在迅速枯萎、湮灭,化作飞灰。

      几乎顷刻间,蟠桃园没了,只剩下一个巨大无比的深渊坑洞。“啊啊啊……你们干了什么!干了什么!”随之,又有一道愤怒至极的声音从深渊下方传出,轰隆作响,如九天神雷一般,让整个天庭都听到了。

      只见一个气息混乱、衣衫褴褛、满身是血的瘦削身影,从深渊坑洞中冲了出来。

      他怒视着三位阐教门人,眼中愤怒的凶芒如同焰火一般,在熊熊燃烧。白鹤童子、清虚道德真君、道行天

      老太婆性

      梁吉旭

      寻思着,有没有可能去找人学习一番。他决定过些日子让周宿打听一下,散修中有没有人精于禁制之道的,可以去偷师一番。不过,可能性不大。

      精于禁制的修士,往往便会祭炼法器和阵盘,这两样可谓是分外吃香的手艺,没人愿意轻易外传。不过,全当做一试,也无不可。如此想着,李桐定了下心绪,将身上法袍的「聚灵阵」激发,汇聚天地灵机。

      同时,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倒出一枚「青灵丹」,仰头吞下。

      很快的腹部便传来一阵略带凉意的灵机充裕之感,转而越来越强,开始弥漫全身,包裹着他的灵气渐渐运行。

      良久之后。

      “呼!”

      他吐出一道气息,犹若白练,其中内里还掺杂着一下暗绿色的光点。

      随着气息,消散于空中。<p>这是在淬炼灵气,从中祛除掉的杂质以及未清的丹毒,却在这一吐之间,尽数离体而去。

      这「青灵丹」他方才吞服下第一颗,但却明显感觉的到体内灵气的增长,以及凝实,虽会在运转中略有生涩之感。

      但这是灵气量骤然增加之后,应有的感觉,并非是丹药之故。

      比起前番的「益气养神丹」那效用简直不止是翻番,而且丹毒更是少之又少,只需几天的时间淬炼灵机,便可将其尽数祛除而去。

      除却贵了一些,便没有其它的缺点所在。“果然,贵有贵的理由!”

      李桐唤出面板,只见上面修为进度,赫然从练气五层:21100,变为了练气五层:24100一次修行,便能增长三点,简直就能比拟他之前十多日的苦修!

      而此时身体之中的药力还远远没有被他吸收完全,更多的还是如同流水一般,一点点的在从丹药内里往外四散着。

      想要将其完全炼化,短则也要五六日的苦工。<p>期间虽然会有不可避免的药效流失浪费,但能够利用到的,便足以让他满意。

      一瓶之效,足以媲美往时月余修行!但这般飞快的修行速度,却是用灵石换来的。

      一瓶「青灵丹」内有五枚,共五颗中品灵石。

      算下来,一枚就要一颗中品灵石,一百颗下品灵石的天价!

      若换以往,李桐断然不会舍得如此多的灵石,来购买只是辅助修行用的丹药。

      但此次灵石收获相当于是横财,不是自己小心积攒而来,故而花起来就是大手大脚的,没几分心痛的感觉。

      这次过后,体验了非一般的修行速度,李桐怕是再也不想回到以往那种挤牙膏一般的修行速率里。

      能怎麽呢,唯有努力挣灵石罢了。

      此番又有人白送来了三件法器,李桐思考了下,决定将那件小鼎留下,然后其它两件交由周宿售卖。

      如此的话,大抵也能够个五枚中品灵石,这就又是一瓶「青灵丹」。

      算起来便是两瓶了,全部吞服炼化,也是两个月后的事情了,到那时他定然是已经到了练气六层,说不定还能摸一下七层的边。

      到了那时,再想该如何赚取灵石的事情。反正,售卖纸人的活,他定然是不会再去做了。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他已然明白自己这祭炼纸人的手艺,怕是有些特殊,更别说现在学了「纸宝」的祭炼法,更是和之前大有不同。

      一但这般纸人流通到世面上,落于有心人手中,说不定就又是大麻烦一件。

      李桐现在只想好生的修行,参悟自家的「乙木化生决」,争取寻到成就道基的法门,然后为之努力。

      其它的,一概不想管。

      “灵石啊,灵石”<p>嘟囔一句,李桐提起「金蛇剪」继续研习其得自于纸月的「纸宝」之法,对于所谓的「月下纸兵」他眼馋了许久。<p>“曲道友,你这稻谷何时能成熟,我有些等不及要吃你这灵米了。”

      又是一日清晨,曲舟手捏法诀,施法布云雨。

      天上掉落细若牛毛暗含灵机的雨水,浇灌在一亩方圆种满灵稻的田地之上。

      内里稻谷杆叶摇晃,似是在欢欣雀跃。“快了,快了,灵机韵养化灵米,胚芽已结,此时只需要日日施雨,补足灵机,同时注意虫害,待再过上两月之久,便可收成了。”

      曲舟笑呵呵的站在田边,督促着曲真一练功,对着李桐解释道。

      “还得这般久啊!”

      李桐诧异的问道,这灵米从播种到现在,怕也已经有了四五月时间,本以为已经快收成了,却没想到还得两月。

      这般时间跨度,却是超过了他的预料。<p>“是啊!”

      曲舟感慨一句:“灵物不似凡物,生长速度和灵机丰富程度息息相关,再加上此地灵田方辟,能有这般速度,也是我照料有加哩。”

      他有些得意的说道。

      这灵米的长势远超过了他的预料,此时曲舟亦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其成熟的那一天。

      但是没办法,还得老老实实的等待着,并且还要小心看护,免得再最后关头出了岔子,功亏一篑。

      “原来如此。”李桐点点头。

      隔行如隔山,前世他就对种植之事少有了解,更别说现今更加复杂的灵植种植了。

      能做的,便也只有吃罢了。

      在外活动了一番身体,放松了下心情,李桐正要回返屋中时,就听曲舟忽的问道:

      “哎,李道友你昨日晚间可曾听闻到兽吼之声?”

      “兽吼?”李桐一脸疑惑,他昨日醉心修行,对于外界动静全交给了红衣看护,却是没有一点的印象。

      便道:“我一心修持,却是未曾听闻,怎么,曲道友发现了什么。”

      “哦,没有没有,李道友当真是勤勉。”

      曲舟摆摆手,恭维一句。“许是从山中无意间流窜下来的野兽罢了,坊市周围如此多的同道汇聚,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妖兽之类的。”“估计是我想多了,无事无事,李道友自去忙碌吧,我就不打扰你了。”<p>说罢,摇了摇头,督促其身旁的曲真一。

      “啧。”

      李桐有些莫名,但也没放到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