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sugukuru.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18禁黄网站禁片免费观看女女

        赖桂刚 42096万字 12997人读过 连载

        系统提示音在耳畔不断响起,身体失去控制的刹那,裴凌顿时心中一惊,法则之力是什么情况?

        只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上次在“小自在天”修炼,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当时他用系统托管炼制悟心通窍丹,“小自在天”里明明有悟心通窍丹的所有材料,但系统依旧给他赠送了师尊药仙女。

        出现这种情况,只说明一件事:系统赠送的替代之物,效果要远远强于术法或者丹药本身需要的材料。

        然而,正当他以为系统要操控他的身体遁出地底空间的时候,却见系统一点没有要动的意思,而是继续盘坐在原地,开始汲取着整个渡厄渊中,无处不在的某种力量……

        ※※※

        “天”字区。

        穿过重重关卡,入目是一个巨大的深渊。渊薮深沉,即使以修士的目力,对岸依旧杳杳。深渊之中不断冒出犹如浓烟般的地煞之气,直冲穹顶,惨淡的血月,在此地光芒几不可见。

        四野昏暗,只有无穷无尽的阴冷与森然。

        渊畔,久为地煞之气侵蚀的峻峭岩石上,钉着成千上万儿臂粗细的锁链。

        这些锁链的本色都已经不可见,皆为地煞之气熏染成乌沉沉的墨色,其上符文闪烁,镂刻着种种封禁、镇压、禁锢的阵纹。

        锁链一头钉死在渊畔,一头则拖入深渊之中,犹如藤蔓般密密麻麻的垂下。

        距离渊沿足足数里的峭壁上,人为开凿出一个个洞穴。

        这些洞穴空间都不大,不过一间屋子左右,密密麻麻的刻着蝇头大小的封禁符文。此外空荡荡的,没有任何陈设。

        每一个洞穴内,都有一名被发跣足的囚犯,被数条或者数十条锁链,牢牢的锁在洞穴之内,无法离开。

        越往深渊下方去的洞穴,锁住里面囚犯的锁链也越多。

        他们或趺坐、或斜卧、或仰躺、或在极为狭小的范围来回踱步……容貌各异,气质不一。<p>有清光流转,通体纯净出尘,犹如九天仙人偶谪;有魔焰涛涛,周身血煞几成实质,一望可知乃是绝世魔头伏法;有头生犄角、颊满彩羽的异族……

        唯一相同的,是这些囚犯纵然桎梏加身,气息依旧强大无比。

        经过再三压制的气势,犹如刀锋般锐利强盛,令深渊之中喷涌而出的煞气,都下意识的避开了他们。<p>“嗒、嗒、嗒……”

        穹顶之上,浓烟蔽月,时不时的飘洒下一阵小雨。

        那些雨丝仿佛受到什么牵引,飘落之际,主动往众多囚犯身上落去。

        仔细打量,才能发现,这些所谓的雨丝,却是深渊之底冲出的地煞之气,凝结成水珠。

        如此浓稠的煞气,若是结丹期修士,只怕是触之即死。

        但渊畔这些囚犯却皆无动于衷,只偶尔有人看着这些雨丝,露出些许厌烦之色。

        忽然就,所有囚犯,齐齐一惊,睁开了眼睛。

        他们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异色,疑惑、诧异、惊喜、不解……

        但很快,所有囚犯都默契的收敛神情,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之前的动作,似乎一切如常。

        ※※※

        “地”字区。

        深渊之畔。整个地面都为阵法覆盖。

        地煞之气冲刷而过,微光闪烁。

        空旷的地面上,一座座玄铁屋舍零零碎碎的分布着。

        粗看仿佛极为随意,然而若是从高空俯瞰,就会发现,每一座玄铁屋舍,都不偏不倚的建造在阵法的节点之上。

        而偌大法阵聚拢起来的庞大禁锢、限制、镇压之力,又恰好压制着深渊垂落的众多锁链……

        玄铁屋舍没有门户,仅仅只在窗户的位置,有着一个一尺见方的小窗口,以铁盖遮蔽,镂刻众多符文。

        此刻,每一幢玄铁屋舍内,都锁着一名修为高深的修士。

        与深渊之内不同,这里的修士,几乎个个气息纯正平和,神情淡泊,显然跟脚都是名门正道。

        黑暗之中,他们趺坐屋内,闭目养神,平静的承受着地煞之力的侵蚀。

        倏忽,所有人张开眼睛,暗室内如有电光乍起。

        没多久,绝大部分人,都渐渐皱起了眉。

        其中一个屋子里,有人自言自语:“呵呵呵,那一位刚好不在……”

        ※※※<p>“黄”字区。地底。<p>随着真空化灵大阵的运转,这一方空间内,灵气越来越浓郁,恍若云雾。

        裴凌闭目趺坐,正在系统的操控下修炼。<p>“叮咚!法则之力赠送完成,系统将继续为您修炼……”

        耳畔响起系统提示音的刹那,裴凌立时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没有任何变化,但体内却多了一丝无法用语言形容、不可用思维捉摸的奇异力量!

        下一刻,系统便划破他的手指,凭空写下一行血色云篆:“白昼莫要喧哗。”鲜血组成的云篆悬浮半空,血液还在不断流动,却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禁锢,维持着云篆的形状。

        裴凌感到,这行字写完,自己体内那股神秘莫测之力,顿时消失了一半。

        紧接着,他在系统的操控下,对这行云篆施展【堕血咒】。

        【堕血咒】须臾施展完成,这行血色云篆瞬间没入裴凌体内。

        这一条宪令,是他对自己的约束。

        一旦违背,他便将受到【堕血咒】的侵蚀。

        这时候,系统继续操控着裴凌,伸出另一只手的手指,凭空勾画,写下一行肉眼看不见的云篆:“晨起不可劳作。”

        第二行字写完,裴凌体内另一半奇异之力,也随之消失。

        系统又控制着裴凌,对这行云篆,也施展了【堕血咒】。<p>这一次,【堕血咒】完成之后,云篆却是当场烟消云散,似瞬间融入这一方天地。

        裴凌顿时感到冥冥之中,仿佛被套上了一层不可见的枷锁。

        只要自己违背了白昼喧哗这条宪令,便会有莫大的危机,降临在自己身上!

        【生死宪令】成了!

        与此同时,系统发出提示音:“叮咚!本次修炼已经完成,感谢宿主使用智能修炼系统,一键托管,飞升无忧!期待您分享修炼评价,满意请给五星好评……”



        最新章节: 第521章 法家的道

        更新时间: 2022-05-21 05:11:21

        18禁黄网站禁片免费观看女女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这里真的只有个砖头
        第567章 该装还得装
        第566章 席森的情话
        第565章 监控
        第564章 尸犬
        第563章 她应该十八了吧....
        第562章 阿紫的幻想。
        第561章 手中杀人
        第560章 入神战场
        18禁黄网站禁片免费观看女女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为了等萧华睿选也要推迟(加更二十一)
        第2章 你这外甥到底什么来头
        第3章 死透了
        第4章 大乱将起
        第5章 巫族血脉
        第6章 灭鬼
        第7章 三元风暴
        第8章 独孤倩(一更)
        第9章 希望永远都在
        第10章 摆渡人
        第11章 登裂风裂风灵树
        第12章 人性本恶
        第13章 灭杀群魔
        第14章 都是骚操作
        第15章 柳风一直在修炼
        第16章 妖怪古巷
        第17章 今生我只伸一次手(尾声)
        第18章 机会·不安
        第19章 执笔人
        第20章 上锁的柜子(二)
        点击查看 中间隐藏的 90622 章节
        第549章 清心诀与墨家巧手【求推荐票求月票】
        第550章 树林密话
        第551章 他是我的盖世英雄
        第552章 方浊拜师(新春七天乐加更十二)
        第553章 战斗开启
        第554章 杀一个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废掉他(三更)
        第555章 鸣鹤之应
        第556章 花灵石涨见识
        第557章 黎氏兄弟
        第558章 落户安家
        第559章 希望如此吧
        第560章 诸葛
        第561章 阴阳融合
        第562章 风柱居然跟界冲相似 (加更)
        第563章 师爷的提议
        第564章 这是你的荣幸
        第565章 别叫我公明哥哥
        第566章 度量不一
        第567章 剑斩群鬼
        第568章 杨显化形
        推理悬疑相关阅读 More+

        东京热激情电影

        李雅婷

        这一刻,整个神剑大陆的剑全部朝着剑池飞射而来,悬浮在神无双的上空。<p>作为大千世界中剑修最多的一个世界,神剑大陆中的各种剑加起来足足超过了十几亿。此刻,也就轩辕不败等人手中的十大神剑并未朝着神无双飞去,除此之外神剑大陆的十几亿把剑全部汇聚在此,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直接将剑池所在山峰的整个苍穹都给遮盖住了,连太阳的光辉都无法降临!

        而叶凡等人还有神剑大陆各方势力之主看到这一幕,全部都是一惊,一个个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们都没想到神无双竟然还有着这种神通。

        不过在他们震惊的同时,神无双一脸严肃的表情,双手再次一挥,那十几亿把神剑全部融合在一起,化作一柄长达万丈的巨剑,朝着那颗天机棋子冲去。

        轰!!!

        这由十几亿把剑融合而成的巨剑和天机棋子轰在一起,犹如两颗星球相撞,传出惊天巨响!

        蹬蹬蹬!!!

        这时,叶凡和神无双的身子分别后退着,但天机棋子却是压制着那柄巨剑隐隐有崩溃的架势!

        喝!!!<p>神无双再次喝道,其体内爆发出一股神秘的血脉力量,融入到这巨剑之中,使得这巨剑爆发出一股真正毁天灭地的剑意,那股剑意之强让整个神剑大陆的民众都是一颤。

        轰!!!

        随着巨剑爆发出如此强的剑意,倒是挡住了那颗天机棋子。

        “这家伙的血脉力量竟然这么强?”

        叶凡眼中闪烁着惊讶的神色看着神无双,虽然他现在才逐步掌控天机棋盘,只能操控一颗棋子,但以这天机棋子的威力也足以碾压通天境强者了,但这个神无双竟然挡住了天机棋子,倒是让其有些惊讶。

        “主人,他的血脉乃是剑脉!”<p>小苍回答道。

        “剑脉?这是什么血脉?”

        叶凡惊讶道。

        “剑脉乃是一种特殊属性的血脉,这种血脉只有祖上拥有着真正的剑道巨擎才会拥有,凡是拥有这种血脉,天生便通剑意,可以沟通掌控天地间各种宝剑,而且剑脉者感悟剑道,领悟剑意的速度是其他剑修者的万倍,而且在感悟的过程中还不会遇到任何阻碍,总之拥有剑脉者,天生便是一位剑道天才!”

        “不过此人的剑脉极其稀薄,算不得是真正的剑脉,不然更加恐怖!”<p>小苍解释道。<p>而叶凡听完这解释,其眼界再次开阔了!

        随后叶凡冷冷地喝道,将那颗天机棋子的威力催动到极致,嘴中喝道:“天为乾,地为坤,乾坤合一,天机镇压!”当即天机棋盘绽放出一道道神秘玄奥的光辉,而叶凡操控的那颗天机棋子光芒四射,给人一种一子落,定乾坤的感觉!

        轰!!!瞬间,那颗天机棋子轰在那柄巨剑之上,传出惊天巨响,直接将其轰碎了。

        唰唰唰!!!随着这巨剑被轰碎,漫天的剑渣飘洒而下。

        而那颗天机棋子势不可挡的冲向神无双,落在其身上,将他整个人都给轰飞了出去。噗嗤!

        神无双跪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其气息萎靡,面色惨白。

        随即那颗天机棋子回到棋盘中,天机棋盘则是进入叶凡体内,其整个人也是面色泛白,刚才强行增强着天机棋子的力量,也是让其消耗不少!<p>“你……”而神无双则是瞪大着眼睛看着叶凡,眼中充斥着浓浓的不甘和愤怒。<p>“今天你以剑杀我,我便同样用剑送你上路!”

        叶凡双眸死死的盯着神无双,冷冷地喝道。

        他直接运转紫薇帝诀,帝气萦绕周身。

        轰!!!

        下一秒,轩辕不败,东方昊天等人手中的神剑传出一道轰鸣声,全部脱离他们主人的手,悬浮在叶凡面前,就连那位长发男子手中的承影剑都好似受到了某种召唤,直接脱离了他的掌控,和其他神剑悬浮在一起!

        这一刻,那十大神剑全部悬浮在叶凡的面前,散发着凌厉的剑意!

        而此时神无双,长发男子和琅琊阁主几人都是一惊,他们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叶凡。“他怎么能同时操控远古十大神剑?”

        神无双双眸放大,死死的盯着叶凡,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十大神剑已有剑主,外人怎么可能操控,而且还是同时操控十大神剑?

        他自然不知道叶凡拥有着紫薇帝诀,之前便可操控几柄神剑,这次也是他第一次尝试操控十大神剑,没想到成功了!

        “死!!!”

        这时,叶凡一脸冰冷的喝道。

        咻咻咻!!!十大神剑同时朝着神无双轰杀而去,爆发出恐怖的神剑之威,而神无双早已被天机棋子重创,根本就躲闪不掉这十大神剑的攻击。

        “父亲!”

        就在那十大神剑即将刺穿神无双的身子之时,那长发男子大叫一声,冲了过去,直接挡在神无双的面前。

        噗噗噗!!!

        瞬间,这十大神剑便穿透了长发男子的身体,一抹抹鲜血迸溅而出!

        “羽儿!”

        神无双看着长发男子为他挡剑,猛地叫道。

        而叶凡倒是有些诧异,他没想到这长发男子竟然突然冒出来挡剑!<p>不过没人发现,随着这十大神剑刺入长发男子体内,那十大神剑的力量同样进入其体内,直接和其血液融合在一起。

        轰!轰!轰!

        下一秒,长发男子体内的血液直接就疯狂的沸腾暴动起来。

        啊!!!长发男子猛地仰天长啸,那十大神剑直接从其体内被震飞了出来,全部插在地上。

        这时,在场众人都是一惊,目光纷纷注视着长发男子。

        轰隆隆!!!<p>紧接着,长发男子体内爆发出一道道恐怖的剑势,这剑势强劲,宛如利剑,朝着四面八方疾射而去。

        当即在场众人面色一变,纷纷出手抵挡着这剑势,其中不少人甚至都没挡住这剑势,直接就被斩杀了。

        随后,长发男子身上爆发出一股恐怖如斯的剑意,这剑意在不断攀升,变得越来越恐怖。

        “剑脉?”

        神无双看着其儿子此时的情况,其双眸一凝,震惊道。

        “哈哈哈!!!”

        “我儿子觉醒剑脉了!”<p>“这真是天不亡我神剑一族啊!“

        此刻,神无双一脸兴奋激动的叫道。

        唰!

        神无双冷眸扫向叶凡:“小子,我倒是要感谢你了,若非是你,也无法让我儿觉醒剑脉!”

        “今天你死定了!”

        听着神无双的话,叶凡目光闪烁着,他倒是没想到那长发男子不仅没死,竟然还觉醒了剑脉,这命还真是够硬的!

        “主人,他应该是吸收了那十大神剑的力量才意外觉醒剑脉的,趁他正在觉醒中,主人可以趁机出手将其斩杀!”

        小苍开口道。

        “不用,我倒是想看看这剑脉究竟有多厉害!”

        叶凡撇了撇嘴冷道。

        他连帝脉都不惧,更何况是这剑脉!

        轰!!!

        很快,长发男子身上的剑意便强大到笼罩着整个神剑大陆!

        这一刻,神剑大陆的剑修都被这股剑意给镇压的朝地上跪去,一个个面露恐惧之色。“这么强的剑意?”<p>叶凡都有些惊讶于长发男子此时爆发出的剑意,这股剑意之强,竟然对其都形成了强大的压制!唰!

        这时,长发男子双眸蓦然睁开,两道剑光疾射而出,洞穿了空间。<p>“死!”

        长发男子双眸注视着叶凡,冷冷地喝道。

        欧美,爽爽爽

        暴琪娟

        白素贞似乎已经猜到了原因,但她现在不想说话,很累!

        四位太乙金仙道行的师姐来帮自己救相公,可现在正事八字都没一撇,却又惹上了鸿清真人。

        好累啊!白素贞心中难受,但她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四位师姐是为了她的事情下山的。虽然惊讶,但翊圣保德真君召见,素清四人还真的不敢怠慢。

        翊圣保德真君乃北极四圣之一,在三界中的地位并不比她们的师父低。

        所以素清立刻稽首领命道:“承蒙翊圣保德真君召见,我等这便前往觐见。”

        说完,素清朝素灵看了一眼,素灵虽然玩心很大,但毕竟多年姐妹,在素清一个眼神之下,她立刻收摄法力并安静了下来。

        祖青听到素清的话后,便面无表情地点头道:“好,你等且随我前往绝云岭觐见翊圣保德真君。”

        “这人好生无礼,称一声‘道友’又能怎样?”素玉看着直接转身朝着绝云岭飞去的祖青低声说道。素清立刻又朝素玉瞪了一眼,素玉朝着素清吐了吐粉嫩的舌头,然后便一言不发。随着素清带着众女腾云追上了祖青,白素贞借机朝下方山岭一看。

        只见几道灵光从断界山西面飞来,转瞬间便落到了方才被素灵掀起大风吹的一片狼藉的山岭之中。

        白素贞心中暗暗一叹,如果她没猜错得话,那些灵光应该就是断界山山神府的仙官了。。

        当众人追上祖青后,素清便把云光与祖青并行,然后朝祖青稽首道:“将军。”

        祖青目光朝素清看去,淡淡地道:“什么事?”

        素清微微一怔,下意识地感觉到祖青的言语中似乎对她有些不满,但她也没细问,只是说道:“方才我师妹素灵见妖修祭祀天神,心中好奇,想要一睹天神仙颜,故而用了法力,一时

        不慎导致那位天神玉辇翻落,还请八方云雷将军见谅。”

        祖青听到这话差点笑了出来,心中暗道:“这话你们自己去跟鸿清真人说吧。”随后,祖青‘哦’了一声,朝素清说道:“此事你不必与我说,我没有资格代他原谅你的师妹。”

        听到这话,那素灵当即就有些不满意了,“我师姐好言好语给你说,你这是什么态度?从一开始你就对我们冷眼相对,我们哪里得罪你了吗?”

        “师妹,不可冒犯。”素清立刻对素灵呵斥了一声。

        素灵到底是不敢和素清顶嘴,于是便撇了撇嘴,将目光转向了别处。

        “师妹她性子有些激烈,还请八方云雷将军不要见怪。可否请八方云雷将军告知贫道,那玉辇中的神像是天庭哪位仙官吗?”素清朝祖青问道。

        祖青淡淡地道:“你们很快就会见到他了。”

        祖青话音才落,众人便又腾云飞过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p>而当她们过了这座山峰之后,只见前方一片连绵无际的山岭横亘在大地之上。而在这些山岭外围,一座清琉明净,浩瀚恢弘的大阵将整片山岭全部罩住。

        谷膬

        远远看去,那座大阵就像是天河悬壁,仙光挥洒,琉璃玉明般坐落在这群岭之间。<p>在那大阵光幕的内部山岭之间,则又坐落着一万多座营帐,这一万多座营帐围绕着大阵中间的一座山岭,在那山岭之巅则伫立着一座芦篷。而在那芦篷的周围,驻守着五千余名天兵天将,只见那芦篷顶上大纛写着:混元洞虚太乙金仙黑杀元帅翊圣保德真君!

        但在那芦篷周围,则散布着一百零八道星宿战旗,这是天庭典型的征伐配置。

        祖青率先飞到大阵之前,举起手中符诏道:“我乃八方云雷将军祖青,奉翊圣保德真君法旨宣召至此,请打开阵门。”

        说完,祖青便将手中符诏送到大阵前面,只见那大阵光幕阵光一转,那符诏便被大阵收了进去。

        不久之后,一个玄仙道行的天降便从大阵光幕之中显出身形,然后将手中阵旗一挥,那大阵立刻便开启了一道阵门。

        祖青回身朝素清五人道:“请。”

        素清朝着祖青拱手一礼,然后便领着众女从阵门中飞了进去。

        随后祖青也进入了大阵内,素玉转身朝阵门处看了一眼,只见方才那个天将已经消失,而阵门也被关闭了。

        素灵比素玉胆子大,她直接用神念去探视大阵的光幕,但当她神念刚刚触及大阵光幕时,便见一道雷光轰然闪现,直接顺着她的神念朝她元神中劈落下去。素灵当即吓得面色惨白,而素清也反应极快,在千钧一发之际急忙出手强行斩断了素灵的神念,尽管因此素灵的神念会受损,但总比丢命要好。

        ‘轰隆’

        那道雷光在素灵神念被斩断后瞬间炸开,被斩断的素灵神念直接被雷光湮灭。

        而素灵此刻则是脸色苍白如纸,浑身不住地颤抖着。

        “早叫你不要胡来,人间不比师门内,把你的心收一收!”素清这一次没有再惯着素灵,用比较激烈的语气训斥道。

        这时头顶大阵荡起一道涟漪,随后一名太乙金仙道行的天将手持金色阵旗出现在大阵阵眼之中。

        只见这名天将目光冷厉地朝素灵道:“竟敢肆意窥探天庭大阵,方才只是略施薄惩,以后不可再犯,否则定不容情!”

        说完,这名天将将手中金色阵旗一挥,随着一道阵光闪过,这名天将也重新消失在大阵之内。

        经过这一次后,素玉、素灵终于学乖了,不敢再有任性的举动,乖乖跟在素清后面,随着祖青来到了绝云岭山顶的芦篷外。“你们在此等候。”祖青转身对素清五人说道,然后便迈步进入了芦篷内禀报。

        就在祖青进入芦篷内后不久,天边大阵又开启了一道阵门。

        随着阵门开启不到十息之后,一道神光以极快的速度落到了芦篷外。

        素清、素华、素玉、素灵、白素贞五女当即朝这歌后来之人看去,只见此人生得十分封神俊秀,形貌伟岸,身穿淡青色道袍,玉带束发,轻长的发带随风飘逸,好不潇洒。

        但是此人年轻的面容却十分威严,而且身上隐隐透出一股森严无情的气机,令人一见之下便觉心寒意冷,道心之中自然而然泛起一丝敬畏。

        但,这一丝敬畏绝不是针对眼前这个人而是另外一种高高在上,主宰三界众生的东西。

        是天条玉律!白素贞知道答案,因为她已经认出了眼前这个人。

        人妻10000

        王淑惠

        虽然那巨大而遮天蔽日的佛掌让他感觉到无力,那刺眼的白光让他短暂的失明,但这些都没有阻止住他前进的步伐。

        此时的北安市一半以上的地方已经沦为废墟,无数的野火与无数的尸体覆盖在废墟之上。

        北安市的面貌已经大大的变化,杨玄宇只能凭借着记忆寻找到自己的家。此时那一整栋居民楼变成一片废墟。杨玄宇站在废墟面前傻了眼,他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在哪里,也无处寻找。

        想到自己的妻子,其实杨玄宇还是感觉到由衷的愧疚。

        自己曾经许诺过自己的妻子,自己会升职加薪,让她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自己这十几年一直在原地踏步。<p>好不容易有机会还让自己搞砸了。<p>杨玄宇不怨恨自己的妻子对自己的那一些指责,是自己给了她期望,然后失约了。

        看着一堆废墟,杨玄宇身上充满了无力感,他直接便跪倒在地,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早知道,自己就该听那老人的,如果自己带着妻子与儿子离开,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终究是自己太懦弱了。

        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妻子,更没有能力保护这一个城市。

        杨玄宇没有足够的时间悲伤,他连忙擦了擦泪水,随后便前往自己儿子所在的小学。

        路上坑坑洼洼,还有很多墙体,杨玄宇这一路一直是磕磕绊绊的,不过他还是连滚带爬地跑到了自己儿子所在的小学。<p>此时那教学楼已经塌陷了一半。

        杨玄宇不顾危险,直接就冲了上去,跑到自己儿子所在的班级,发现那班级已经坍塌。

        他隐约通过缝隙看到自己儿子与其他的同学。

        可是那巨大的墙体是杨玄宇无论如何都搬不动的。

        杨玄宇试了几次,把自己搞得大汗淋淋,那倒塌的墙体也没有一丝变化。

        他几近绝望,但是自己不能放弃,自己没有能力救人,可是别人有!

        想到了那强大的白衣少年,杨玄宇是撒腿就跑。

        弱者始终是弱者,没有强者的帮助,弱者是什么事情都做不到的。

        杨玄宇在市区左顾右盼,终于找到了李长烨的身影。

        现在北安市的幸存者不多,而且高楼大厦基本都被连根拔起,想找几个活着的人还是不难的。

        战胜鬼佛之后,李长烨并没有撒手走人,而是选择留下来救治那些遇难的人。

        此时的李长烨正在救治一个老人,那老人被倒塌的墙体压断了左臂,痛得昏了过去,好在还有呼吸。<p>李长烨先用银针将刺激老人的穴位,然后用灵气强行为老人补充元气。

        杨玄宇跌跌撞撞的走到李长烨的面前,然后一把拉住李长烨,对着李长烨说道:“仙师,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李长烨看了杨玄宇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对着杨玄宇说道:“等我救完这个老人,我陪你去。”

        说完,李长烨便再一次给这老人传输灵气。

        在现代医学之中,这个老人可以说已经失去了治疗价值,因为失血过多加上年迈,就算是手术也没有太大的几率活下来。

        不过李长烨以医入道,医生救不了的,他可以救。

        看着李长烨正在专心致志地为面前的老人治病,一旁的杨玄宇也是十分着急。

        他自然是知道时间就是生命,也许就因为这耽搁的几分钟,自己就要永远的失去自己的儿子。<p>于是杨玄宇一把拉着李长烨的胳膊,就要将他拽走。

        李长烨微微皱眉,然后稍微一用力就将杨玄宇震倒在地。

        李长烨冷冷的看着杨玄宇,然后问道:“你要干什么?我说帮你,便会帮你。”

        医者治疗病人的时候最怕被打扰,因为那样的话很容易就会出现差池。

        就比如扎针,可能进去半寸就能活命,进去一寸就会死人。<p>治病救人,也是个细活儿,容不得半分差池。<p>幸好李长烨定力足,否则刚才杨玄宇的那一番打扰,这垂死的老人就真的可以宣告死亡了。

        杨玄宇现在是急得不行,他挣扎着起身,指着那个老人。

        他对着李长烨便是说道:“他只是一个臭老头,就算你救了他,他用不了几年也会死去,而且,你看这一个臭老头对社会还有什么贡献?”

        见李长烨没有说话,杨玄宇便继续说道:“社会还要赡养他,他就是社会的累赘,而我的儿子只有十二岁,他还有大好的年华,可能就因为你耽误这几分钟,我就要永远失去我的儿子了!”<p>杨玄宇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p>孔子也曾经说过:“老而不死谓之贼。”

        这些老人是社会的累赘,他们不能为社会做贡献,社会还要赡养他,救治这样的人有什么意义?

        自己的儿子现在才刚刚上小学,他还有这大好的年华,还有着无限的可能!

        这么浅显的道理,怎么眼前这个强大的少年不知道?

        听完杨玄宇的话之后,李长烨只是面无表情,他静静的看着杨玄宇,然后问道:“你就不会变老吗?”

        一语中的,杨玄宇顿时愣住了。

        也是,设身处地,若是自己变老了,难道也要被这社会所抛弃吗?

        或者换一个方向,这些老人也年轻过,他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发光发热,也曾经为这个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

        整个世界都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难道等到前人栽树之后,后人就要抛弃前人吗?

        他们,也是功臣啊。

        李长烨见杨玄宇不说话,便摇了摇头,然后接着说道:“或者说,如果这个老人是你的父亲呢?”

        杨玄宇再一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自己的父亲走得早,可以说是子欲养而亲不待,杨玄宇心中对父亲也是有亏欠的。

        是啊,若是眼前的老人是自己的父亲,自己是否还会做出一样的决定?<p>老人不是社会的累赘,他们是退役的功臣,他们值得被善待。

        “对不起,”杨玄宇为自己刚才言论感觉到羞愧,自己的确是太在乎自己的儿子了,以至于他现在已经看不见他人也在遭受苦难。

        人们总是能看见自己的苦难,却看不见他人的苦难。

        先锋在线电影资源网站

        卢原士

        足有数个时辰的,眼见众将议论声音渐熄,宇虹海看向萧华、王奕柏和武钟道:“你等三人还有话要说么?”“大人,”萧华举手示意道,“末将远来太极蒙翳天,还不曾见过烛落和幽息两妖族样子,能否请徐程和廖唯一两位大人详细说说?”

        “萧大人又不迎击烛落和幽息两族,”袁熙皱眉道,“有这个必要么?”

        “大人此话差亦,”萧华冷笑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萧某战地固然迎击席煜xiyu,可若是被这两族偷袭呢?萧某战队岂不是束手无策?”

        萧华连续两声“萧某战队”,听得袁熙又是脸上发烧。<p>“嗯,萧副长穹所想不错,”宇虹海则说道,“万一席煜xiyu来个声东击西,说不得萧副长穹还要跟两族大战,徐程,廖唯一你等将烛落和幽息两族情形细细说来。”

        “是,大人”徐程和廖唯一答应一声,皆是催动仙力一点,两个古怪妖族的样子在亮白和漆黑上分别出现,看着两个妖兽古怪的样子,再想想白泽所说,萧华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不消说的,这两个妖盟妖族必定跟什么两仪二圣有什么关系,萧华真想捏了白泽耳朵出来,这厮说话也太随便了吧!

        随后,两个长穹帅将自己跟两个妖族拼杀的经验分说了一下,萧华留意细听,可半晌儿萧华苦笑不已了,与其说徐程和廖唯一分说跟两妖族拼杀的经验,不如说两人在分说如何躲避两妖族战队剿杀!好似战队对烛落和幽息两族的进攻没有特别有效的抵挡手段。

        最后,徐程和廖唯一相互看看,说道:“其实,两族一阴一阳正是相克,引起两族拼杀,让他们同归于尽是最好的进攻手段,可惜两族从来没有同时出现在界冲,更不要说引起他们相互猜忌了。”

        “也就是说,”萧华大奇道,“此次两族同时进入界冲是前所未有?那……席煜xiyu可能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让两族出手?”

        “什么代价?”袁熙也附和道,“萧副长穹知道么?”“什么代价??”萧华看看袁熙,又看看徐程和廖唯一,淡淡的说道,“诸位大人莫非不知道?”

        “我等不知,”袁熙颇是有些嘲笑的回答道,“还望萧副长穹解惑。”<p>“解惑之前,萧某先给诸位大人说个事情,”萧华嘴角挂了笑容,说道,“萧某是飞升仙,早在没有踏足修炼之路的时候生活在一个小镇,小镇上有个头号富商,还有一家实力雄厚的当铺……”

        “萧副长穹,”袁熙不解了,皱眉道,“正说界冲之战呢,您怎么提及凡界小镇?莫说你我,就是我等手下一个步耀,一个喷嚏就能把这个小镇打得湮灭啊!”

        “没有头脑的人啊,”萧华苦笑道,“就不能再有些耐性么?”

        “你!”袁熙大怒,宇虹海却摆手道,“袁熙,让萧真人说完!”

        “是,大人,”袁熙恶狠狠瞪了一眼萧华,低声应了。

        “小镇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杂货店,”萧华接着说道,“杂货店的老板又有个儿子,这个儿子又馋又懒,几乎是一无是处,眼看着儿子年纪大了,杂货店老板对儿子说,‘儿子,你想做当铺的掌柜么?’,儿子回答,‘我当然想啊,可人家让我当么?’,杂货店老板点头,‘那倒也是。’,然后又问道,‘你想做富商的女婿吗?’,儿子又回答,‘我当然想啊,可人家怎么看得上我?’,于是杂货店老板说,‘既然你想,那就好办,我去帮你看看。’于是,杂货店老板去找当铺老板,说:‘我给你推荐个掌柜?’,当铺老板当然不干了,回答道:‘我店铺很多掌柜,不需要你推荐。’,杂货店老板道:‘可我推荐的是富商的女婿啊?’,当铺老板想了一下点头道:‘那行。’,然后杂货店老板有趣找富商,说:‘我给你找个女婿。’,富商更不干了,要找家丁把杂货店老板打出去,杂货店老板急忙说道:‘这人是当铺掌柜。’,富商想了一下,同意了。”<p>“结果,一无是处的杂货店老板的儿子,既挡了当铺掌柜,又做了富商的女婿?”袁熙冷笑道,“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富商派人去问问当铺老板不就知道了?”

        “是啊,”萧华摸摸鼻子,意味深长道,“富商可以派人去找店铺老板,店铺老板也可以去找富商,唯有杂货店老板的儿子傻儿吧唧的在被人当笑话讲!”<p>“你,你!!”袁熙似乎明白了,几乎要拍案而起了。

        “不错,”宇虹海却微微点头道,“萧副长穹所说正是,我人族战队就是那个一无所事的杂货店老板的儿子,我们被席煜xiyu拿来忽悠烛落和幽息两族,而他们馋的就是我们的仙婴!”

        “大人睿智”萧华一顶不大不小的高帽子送出,陪笑道,“末将绞尽脑汁想了许久,才明白过来,原来大人早就胸有成竹啊!”

        “问题是,”宇虹海没理会萧华的马屁,目光一扫萧华道,“老夫即便知道了,老夫能不发兵?”<p>“是,”萧华郑重点头道,“这就是我仙界人族,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虽然席煜xiyu手中只有丰大人一条命,我们战队却愿意拿千亿仙兵的性命去拼,而不是让那条命平白陨落在界冲。”

        宇虹海脸色微变,盯着萧华道:“原来萧副长穹明白啊!”

        “大人小觑了我等长穹战将,莫说萧某,就是帐前所有战将,又有哪个不明白?”

        “大人,”王奕柏和武钟立即出列道,“我等请令,立即发兵剑指界冲!”

        “末将也请命,”萧华也跟着躬身低吼道,“立即发兵!”

        “唉,”宇虹海站起身来,他的身形有些地方显出扭曲和虚化,分明是界冲法则影响了分身凝结,他抬眼看着半空那将大半军帐遮蔽的光影,一字一句道,“古来征战最无情,纸上谈兵终是轻。诸将,你等奉命征讨,数千亿仙兵,还有一方界冲的安宁就交在你等手中,先前所商议诸般应对,诸多讯息,都是参考,最终如何杀敌,如何保全,都交给你们自己决断!老夫不能前行,就留在此处,等候你等凯旋!”

        “是,末将等遵令!”十数接了军令的长穹战将,还有他们麾下越啸等皆是齐声喊道。

        “去吧!”宇虹海挥手,轻拍军案上印玺。

        “轰轰轰”军帐上空帅旗再次飘扬,光焰冲天而起。

        光焰之内,有战鼓擂动,王奕柏、武钟和萧华等举步飞出军帐。宇虹海张嘴,本要喊住萧华,但众将情绪高涨,他也将话咽了下去,萧华自然也看到宇虹海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更是一溜烟儿飞了,三千亿仙兵出手了,就别想再要回去。

        出了宇虹海所在洞天,众将皆是返回自己洞天,不过多时,分身飞出,拱手作别,直接出了枢密天,萧华在崔衡分身陪同下,也从另外方向飞出,果然,再次穿过七重空间断层,迎面就是排列成战阵的星舟。

        虽然星舟有空间法则,虽然战将也有行兵仙器,但三支五千亿仙兵的战队一眼看去依旧气势磅礴。

        “萧大人,”王奕柏、武钟、徐程、廖唯一等长穹站定,拱手道,“劳您居中前行,我等左右跟随,希望我等通力合作将席煜xiyu、烛落和幽息三族斩落在界冲!”

        “不敢,”萧华急忙还礼道,“萧某战队的两翼就交给诸位大人,萧某也向诸位大人承诺,萧某不死,战队不灭,绝不让席煜xiyu多行一步!”

        “请~”

        “请~~”<p>众将齐齐抬手,旋即又不约而同的大笑,不必再多说什么,同时催动身形,各自落向自己的星舟。

        “这萧真人厉害,”宇虹海远远的看着,低声说道,“袁熙,你比不过他!”“大人,”袁熙奇怪了,不解道,“这话……似乎末将每次都说吧?也不见差了几个字的。”<p>“你错了,”宇虹海意味深长道,“虽然都是一样的话,但你的话透着应付,萧真人的话透着肺腑,王奕柏和武钟肯定能听得出来!”

        “不至于,”袁熙依旧有些不屑。

        “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宇虹海有些纳罕的看看袁熙,说道,“所有长穹帅和步耀帅,都是分身前往,他们即便是陨落,也只折了一个分身,唯有萧真人是真身,他若是陨落了,那就真的死了!这事儿崔衡没有跟你说么?”

        “啊?”袁熙惊呼了,低声道,“大人,我……我以为萧真人是故弄玄虚,莫非他真是真身前往?”

        另类乱图区

        陈珮青

        信是大姐夫范稳写的,四姐在县城找好施工队后,正好遇到范家快马送信的人。

        原来萧四海收到萧寒即将回家的信后,就同时给在京城的二女儿,在府城的大女儿,以及在县城的四女儿去信,说明了萧寒的情况。

        二女儿离得最远,往返多有不便,但大女儿肯定是要回来团聚的。可是前些天没有等到大女儿,萧四海就又给大姐夫去信询问。大姐夫这才知道,老婆孩子至今还没回到娘家。这么多天,按理都够一个来回的了,他也急了,沿着路线一路寻找,并发现妻儿的行踪是在南山县中断的。

        于是大姐夫写了这封信,说明情况,此时他人就在南山县城。<p>听完信的内容,哪怕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娘都急得跳脚,“我家老大这是遇到土匪还是遇到妖怪了啊!”

        如果是土匪,得知对方是河东府饕餮楼的范家,肯定会要赎金的。

        但大姐夫显然没收到,萧寒并不乐观。“这样吧,我走一趟,”萧寒道,“如果真是妖邪所为,我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虽然大姐比萧寒大的很多,他还没出生的时候大姐就出嫁了。

        不过大姐人很顾家,每年都要带着外甥大壮回家住一段时间,所以大壮也算是萧寒童年时期最要好的伙伴。

        “现在就走吗?”老爹问。

        “事不宜迟,即刻启程吧。”都已经这么多天了,如果是妖怪,也不知大姐和大壮还能不能撑得住,早一分就多一分生还的希望。

        “弟,我跟你去。”四姐提议。

        “你去干什么?”

        “我本来也要去河东府的,南山是必经之路啊,”四姐道,“而且我还能帮你带路。”<p>原本这几天她就要带着一百铜锅奔赴河东府开店了,现在看来要提前出发了,火锅的事也要缓一缓了。

        “那我也要去!”五姐凑上前。

        “你有什么理由吗?”

        “救大姐和大壮,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萧花氏捏着小女儿的小细脖子,“那你都去了,我要不要也去啊。”

        五姐:“可以吗?”

        见了老娘跃跃欲试的样子,为了防止这变成一次全家总动员,萧寒道,“就只我和四姐吧,这种事人多无益,反而有可能成为累赘。”萧四海也是这个意思,以前家里最能抗事的是他老婆,现在成了他儿子,自己命真好。

        四姐,“那我现在就去收拾一下,爹娘,山上的工程你们就帮我盯着吧,还有藤儿虎妞,小五你记得有空就去看看她们。”

        半个时辰后,萧寒和四姐一人一马出了萧家,四姐也是有点功底的。<p>萧花氏看着儿子女儿,揉了揉眉心,考虑要不要请娘家将军府帮忙,如无必要,她真的不想。

        ~

        走出一段路,四姐问萧寒,“你连僵尸都斗得过,这次应该有把握吧。”

        萧寒苦笑,“我连即将面对的是什么都不清楚,怎么敢说把握,四姐你知道南山有什么妖邪吗?”

        四姐摇头,“南山县我也走过几次,从来没遭遇过妖怪邪物,不过现在的妖都是藏在深山老林里,一般人也遇不到啊。”

        萧寒点头,想着要不要回太白观问问杏老,四姐又开口道,“不过这种事不知道人应该清楚,哪怕他不知道也能算出来。”<p>“他算卦真的那么准?”

        “准啊!”

        四姐似乎对他很是推崇,“因为三姐的事,之前爹娘不让我们去馒头庙,后来有一次不知道人下山摆摊,我和五姐就找他算了一卦。”

        “算的什么?”四姐有些不好意思,“姻缘~”

        萧寒觉得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算姻缘很正常,又问,“那他怎么说的?”

        “他说我二十岁之前都嫁不出去,还真是这样!”

        萧寒嗤之以鼻,这种算卦他也会,他觉得四姐二十一岁之前也嫁不出去。

        “那他怎么说五姐的?”

        “这个就不知道准不准了,”四姐道,“他说小五会爱上不该爱的人。”“不该爱的人?”“是啊,不过这话老道只跟我一个人讲了,我没让小五知道,省的她多想。”

        不知道人也是不禁念叨,两人正说着他,老道突然出现在路边,身旁还跟着娇俏可爱的红衣小女孩姬灵。

        本来老道不想下山的,他怕面对萧寒,但是看到对面身上迷雾消失了,姬灵非要闹着下山一探究竟。

        于是两边人马正巧遇上。

        萧家姐弟下了马,“道长,又见面了,下山何为啊。”<p>姬灵:“对面山上的雾散了,我们要去采蘑菇。”

        四姐抱起这个采蘑菇的小姑娘,“切记,花里胡哨的蘑菇不要采。”“晓得晓得~”

        “道长,听闻你擅长占卜之术,可否为我卜上一卦。”萧寒看向老道。看着萧寒背上那把被布缠住的剑状物,不知道人稍微有些不情愿,但没有拒绝,“当然,萧公子对我也算有救命之恩,这一卦不收钱,算什么。”

        四姐以为萧寒要算南山之行的吉凶,结果他却说,“算天气,我想知道最近什么时候会有雷雨天气。”

        不知道人也是有些错愕,却没有问为什么,而是掐着手指算了起来,这种级别的占卜根本不用他的小龟龟出场。<p>“有了,今晚就会有雷雨天气,三十里外有一片乌云,今天应该能吹过来。”不知老道指着南边。

        萧寒点头,但愿这雷雨天能来的狂暴一些。

        “多谢道长,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打听,这个可以收费。”

        “请说。”

        “不知南山县有什么厉害的妖物?”萧寒说起了正事。

        “你们要去南山吗?”小姬灵童稚地问了一句。<p>四姐捏捏她的小脸,“对啊,去接个人。”

        不知道人捋着胡子道,“萧公子虽然厉害,不过这南山于你而言确实有些凶险。”

        “哦,道长请细说。”萧寒虚心道。

        不知道人虽然希望萧寒这种邪修传人能永远留在南山,却也没有弄虚作假,而是一五一十把严重性说清楚。<p>“南山之南,有一只鼠妖,它的道行很深,有妖王的实力!”

        “什么是妖王?”四姐问。

        萧寒:“就是堪比金丹修士的实力。”“不错!”

        四姐一下子呆住了,弟弟连筑基都没,而金丹比筑基还高,这差距太大了啊!

        不知道人,“这硕鼠妖王横行南山南地带,手下鼠子鼠孙无数,连山里的豺狼虎豹都要俯首称臣,还好它没有扩张野心,否则北山县也要遭殃。”

        萧寒摸了摸自己的储物袋,里面就有一只鼠类妖王的妖丹,杏老说过,这只大老鼠是从南边来的……

        (这是第一更,有点晚了,抱歉~)

        美女做污污的网站在线观看网站在线观看免费观看网站在线

        何信希

        “道友,怎不下筷?”皓月再矜持地吃了一块红烧肉后,问起扬关。

        扬关只喝了一口酒:“不合胃口。”话说的直接,立马就有人反驳了,是那小尼姑。

        小尼姑拿着大拇指说道:“好吃。”

        一盘菜都快被她吃完了。

        皓月有些尴尬地按下她的手,边说道:“善尼初踏修行,练气刚成,正是口腹之欲大炽之时,多有失态,还望道友海涵。”

        “善尼道友心口直率,颇合我心,无事,无事。”扬关笑答,没放心上。

        皓月说的也是实话,修行者练气初成,精气神大涨,五感也伴随着变得敏锐,一时难以适应,忘了收束本心五感,就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了。

        难以拘束五感,常常就会使修行者乱了本心,搅出许多有违心性的事。

        这种情况也被许多修行者称之为祸心灾,为修行第一灾,有些人度不过,就会走火入魔,功力大跌,当然一般都是能轻易渡过的,毕竟大多数修行者都在深山老林间,大自然的清新宁静足以安慰练气刚成的修行者了。

        因善尼说话不当,皓月觉得也不好在叨唠,于是寻了个借口,就拽着善尼离开了这间客房。

        “先生,真的不好吃吗?”蛋生疑惑道。

        “嗯。”扬关点点头。

        “那我多吃点,帮先生分担这份痛苦吧。”蛋生说道。

        “……”

        ……“一定是因为我吃了他的那份,先生才让我这么晚出来找人,自己不是说不好吃嘛,我吃了有什么不对。”蛋生哼唧哼唧地喊着。

        此时天色已晚,但京城的天却仍然热火朝天,相比中午时分不减半点。

        蛋生在抱怨几句后,瞧着着热闹的市集,却将方才的怨言都给吞了回去。那冷清的客房哪有这外头的热闹有趣。

        “先生真是别有用心啊。”蛋生赞叹一声,便溶入了这个热闹的城市之夜。

        蛋生心情跳脱之时,扬关也出门去了。<p>他也有场约会,这可是来自广寒宫的仙子邀约,怎能不去。<p>广寒宫不属于神洲七大派之列,因其立派于北极之地,不过其传人经常有南下来神洲游历。

        扬关年轻时有幸结识一位广寒宫的仙子,那时的扬关虽不是意气风发之辈,却也小有薄名,所以有幸与这位广寒宫的仙子把酒言欢几日。

        怎奈何那时广寒宫仙子尚有要事在身,吃了几日美酒,便匆匆离去了。<p>再之后听闻其名,便是其龙虎风云聚金丹之时。

        本来每一位大派的弟子结成上品金丹时,都会开一场丹会,遍请同道来论道结交一番,可广寒宫偏处北极苦寒之地,所以这丹会也没开成,扬关也没得机会与这位仙子再会。

        再之后,就是扬关结成一品金丹,在要开丹会时,却得到了这位广寒宫仙子转劫轮回去了的消息。<p>扬关也是扼腕叹息好一阵。<p>而再前些日子(五十年前),他听闻广寒宫找回了那位广寒宫仙子的转世身,并点醒前世记忆,如今已重新迈过结丹之境,练就阴神,将要脱灾。

        转世后她的修行资质似乎更加优秀了,仅仅五十年,就要触及到元神之境了。

        这位仙子此刻便身处京城外的一间道观里,带着一位广寒宫的真传于其中潜修,等待水陆法会的召开。

        她之所以会知晓扬关也来了京城,自是因为扬关自己告诉她的。

        所以扬关今天一天就都在等着这份邀约,这都月上柳梢头了。

        扬关可是惦记广寒宫的月桂玉酿多年了。

        ……

        铮~铮~铮~

        一串美妙悦耳的琴音自一间陈旧的道观中传出,声音传过四野,带来了北风,卷来了一阵寒凉之意。

        扬关落定身形时,就听闻了如此妙音,心情更佳。

        他走到道观门前,轻轻扣了扣。

        “可是扬道友?”屋内立即就传来清冷孤寂的声音。

        声音太过清寂,让人听不出里头有甚别的情感,不似老友重逢。

        扬关应道:“正是贫道。”

        说话时,扬关还从自家照神镜中取出一只礼盒,礼盒里装的是他亲自炼制的一瓶极寒丹。<p>“道友请进。”此时的琴声已经停了,道观的门随之吱吖吖地打开。<p>扬关的目光随之就落到道观内的小院中。

        此时的小院中正有一道白衣胜雪的身影坐于其中,坐于一张琴台后面,双手按着琴弦,缓缓起身,朝着扬关望来。

        “扬道友,多年未见,可安好?”她问道。

        扬关笑着点点头:“自是好极了。”她点点头,脸上也没有什么笑容,没有表情,只坐回原位。“孤道友近来可好啊?”扬关问道。

        她点点头,她也很好。

        “还未恭贺道友皆金丹,证元神,今日就一并恭贺了。”她说道。

        扬关微笑着点头:“多谢道友了。”

        “此为贫道恭贺道友结丹之贺礼,还请道友笑纳。”这份礼物藏在库里可有多年了,今次总算是送出去了,可喜可贺。

        “多谢道友,贫道亦有薄礼送上,只望道友不嫌弃。”她说着就从自己的储物所用的头上玉簪内取出两份早便包装好的礼盒。

        “此为道友结丹贺礼,”她说着递出一个青色礼盒,然后又递出一个紫色礼盒,“此为道友证就元神贺礼。”“多谢道友。”

        而后两人互换了礼物,各自收好。

        “贫道还备下了宫中的月桂玉酿,还有些小菜,就待道友来了。”她说着就把琴台上的凰木琴收入玉簪,然后又从身后的道观中招来一只玉壶,两只青玉酒杯,另还有玉碟三,每张玉碟上皆有一样让人垂涎欲滴的精致小菜。

        “也是好久没有与道友满饮杯酒了。”扬关轻轻叹息一声。

        她点点头,然后为扬关倒满月桂玉酿。<p>却说这广寒宫乃是神庭传下的道统,为月宫主人传下,伴随着传承的还有一株月宫月桂子株,这子株每到中秋时节,便会接引太阴月华下界,结出满树的月桂花,而广寒宫人便会采摘下月桂花,酿制成月桂玉酿,或者制成月桂饼。

        扬关见到这一杯月桂玉酿,双眼中就全是光彩。可是等了好多年了。…………